Omar Akram / 奥马尔·阿克拉姆

2009/07/31添加入库
  新世纪音乐的族群将要迎来振奋人心的呼声,他的名字叫奥马尔。有人认为新世纪音乐最适合在电梯间和打瞌睡时听,这位天才人物对此提出挑战,并为新世纪音乐流派注入全新的韵律。“那些不了解新世纪音乐的人有时会抱怨说这些音乐听起来全都差不多的。”奥马尔在其位于洛杉矶的舒适公寓中发表评论说,“真正的新世纪乐迷会欣赏象雅尼和喜多郎这些音乐人的艺术才华,但更多人还不具备相应的音乐欣赏品味。而那就是我想要完成的使命所在。”
  奥马尔是个接受古典音乐培训的钢琴演奏者,他有独特的天赋,可以创作出让人久久不能忘怀的迷人旋律。作为一位联合国外交官的儿子,数十年里奥马尔周游列国,从诸如阿富汗、古巴、法国、瑞士和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这样迢遥的国度吸收各种音乐元素。这些异域风情出色地融合在他创作的歌曲中,象“Gypsy Woman”(吉普赛女郎),巧妙地把耳熟能详的欧洲经典音乐旋律和奔放的拉丁节奏结合在一起,让人情不自禁地踏起舞步。“我希望自己的音乐能再现我在世界各地游历的经验,”奥马尔灿然一笑说,“就是这一灵感为我的音乐注入能量。”
  奥马尔的首张专辑Opal Fire(奥珀尔之火)并非没有抒缓的乐段。象“Innocence Lost”(纯真流逝)and “Last Dance”(最后的舞曲)以曼妙柔和的乐曲唤起听者深情的共鸣,这些都是十分出色的抒情乐。但专辑最引人瞩目的还在于其包含了世界性的音乐元素,象Jean Michel Jarre (法国), 喜多郎 (日本), 范吉利斯 (希腊) ,而且居然还有 Prince(王子)!“我知道这对一个新世纪音乐人似乎是不可思议的,但我真的很喜欢Prince。”奥马尔笑着说,“在他最辉煌的时期,他的歌曲,不管是“1999”开篇的和弦还是象歌曲‘Raspberry Beret’(深红的贝雷帽)或是‘Adore’(爱慕)的音乐结构,都充满戏剧性。我喜欢带有戏剧性序曲的音乐作品——序曲、中曲和尾曲,就象一部伟大的电影或是一个故事。”
  奥马尔在其作品“Waves of Emotion”(心潮澎湃)中出色地展示了他在戏剧性音乐方面的天赋。 这首不同凡响的音乐以美妙的钢琴独奏开篇,逐步铺陈出多层渐强的管弦乐,最终把全曲推向感人的高潮。出乎意料地,一段低音和声和敲击乐段在激情的余韵中展开,与此同时奥马尔的钢琴演奏和合成器乐从编曲中跃然而出。“当今能够用电脑和合成器做出的音乐真的很神奇,”奥马尔说道,“你可以虚拟出一支管弦乐队。但是你所听到的我的钢琴乐可没有经过丝毫的电子处理,全部是我亲身演奏的。”实际上,奥马尔认为他的钢琴演奏才华是他作为新世纪音乐人的一项秘密武器。“我迫不及待想要从那里出发,进行现场演奏。”奥马尔说,“我喜欢用音乐娱乐听众,与他们进行互动。”       奥马尔还有另一样可以帮助他成就辉煌事业的特质:他的个性。他全球通行的俊朗外表与他不忌自贬的幽默感及才智相辅相承。然而,奥马尔最希望的还是人们认真地对待他的音乐。他希望自己的音乐能感染到来自各种各样不同背景的听众,还说如果他的听众中能包括大量的年青人,他会十分开心的。“大家都假定年青人只喜欢摇滚和说唱乐,但这并不绝对是真的,”奥马尔说。瞥了一眼一本商业杂志上醒目的标题——那是关于一部轰动一时的大片的,奥马尔补充说:“想到“Titanic”(泰坦尼克号)的成功,我说的是它的原声大牒,不是电影。那张专辑售出一千万以上张,其中大部分是古典乐版和新世纪器乐版的。一定有数百万墙上贴着里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海报的女孩子在聆听James Horner的优美音乐。所以,假如有适当的激励,任何年龄段的人们都会欣赏高品质的音乐的。我希望我的音乐能找到知音人的。”
评论需要登录,请先 注册 或者 登录 链接微信帐号链接QQ帐号链接微博帐号 ,然后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