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Knopfler / 马克·诺夫勒

2009/07/23添加入库
  Mark Knopfler 1949年8月12日生于苏格兰格拉斯哥。7岁时随全家迁至英格兰东北部纽卡斯尔,在那里上一所语言学校。孩童时代他就被叔叔Kingsley的口琴演奏和爵士钢琴(Boogie-woogie)所吸引。十几岁时倾心于一把昂贵的粉色Fender Strat吉他(当时为英国吉他大师Hank Marvin所用),但最终选择了一把50英镑的Hofner Super Solid吉他。那时候50镑也是不小的数目了。60年代,像其他背着吉他的学生一样, Mark也尝试着组建和加入学校里的乐队,倾听一些吉他手如Scotty Moore, Jimi Hendrix, Django Reinhardt和James Burton的演奏。16岁时,他和同学Sue Hercombe在当地电视台表演了二重奏。

  在学校,Mark显示出语言方面的天分。1967年,他开始在Harlow技术学院学习新闻专业,毕业后在利兹的《约克郡晚报》当记者。两年后,他又到利兹大学深造,获得英语专业学位。在利兹时,Mark遇到当地一位蓝调歌手兼吉他手Steve Philips。

  Mark为报纸撰写音乐评论文章。巧合的是,Mark的老板叫Stephen Philips。这就造成多年来的误会说,Steve Philips曾做过记者。Mark和老板——另一个Steve Philips曾一起去看Steve Philips的演出,Steve后来回忆道,Mark一见面就介绍说:“Steve Philips, 见一下Steve Philips。”

  Steve和Mark 发现在音乐中他们有许多共同语言,于是他们一起组建了The Duolian Strings Pickers乐队。那时的Mark正在当记者,后来又入学深造。Steve为利兹城艺术馆和Temple Newsam庄园作安装绘画和家具的工作。在接下来的5年中,他们时不时地聚在一起演奏,有一些作品被收录在Steve 1996年专辑《Just Pickin’》中。“他是不错的吉他手,”Steve挖苦年轻的Mark说:“有点儿B.B.King的意思。”Steve对Mark的演奏有深刻的影响,向他介绍了黑人蓝调吉他手Lennie Johnson的高难技术,以及乡村蓝调吉他的微妙技巧。这些日后都成为Mark Knopfler 创造自己独特吉他演奏技法的重要元素。

  这实际上是Mark Knopfler成长为吉他手的重要阶段。后来Mark告诉Jack Sonni(吉他手), 在那时他找到了他想要的吉他声。在利兹时,Mark有了第一次录音,那是在Pudsey的一间改造成录音室的屋子里录的,歌名叫《Summer’s Coming My Way》,Steve Philips在歌中弹奏12弦吉他。

  1973年Mark Knopfler从利兹大学毕业后决定去伦敦,并想在摇滚乐上有所作为。他翻阅了各种音乐出版物,终于看到《Melody Maker》上的一则广告。就这样他通过了试听,和一支名为Brewer’s Droop的蓝调乐队合作了两个月,在Dave Edmund的Rockpile Studio录了3首歌,Mark任吉他演奏。 乐队的鼓手叫Pick Withers, 17岁时就已成为职业鼓手,经验丰富。

  离开Brewer’s Droop 后,Mark在Es***
的Loughton学院任讲师,在那儿的Buckhurst Hill住了两年,其间还在Staples Road School教授吉他。Mark的弟弟David 去伦敦路径此地,停留了几个星期。兄弟俩经常一起弹吉他到深夜。不得而知,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不是在酝酿 Dire Straits 乐队。70年代中期, David 去了伦敦,而Mark和在Loughton学院的朋友组建了乐队,他们称自己为The Café Racers。

  David Knopfler住在伦敦东南的Farrer House公寓, 与他同住的是莱切斯特出生的贝斯手John Illsley。John回忆第一次与Mark见面时的情景:“我整晚都在外边,直到早晨十点才回来。我进厨房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去休闲室看见一个人躺在地上,头靠着椅子,象是很快入睡的,还穿着粗斜纹布衣服和皮靴,一把吉他躺在他腰上。”David经常在John面前谈起他弹吉他的哥哥,所以John 猜对了,这个在地上四仰八叉的人正是Mark。

  不久John就有机会和Mark同台演出。一天晚上Café Racers的贝斯手病了,John被请来替补。Mark和John马上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他们都意识到,尽管The Café Racers在Pub里有很好的声誉,但未来并不看好。于是在1977年4月,Mark放弃在Buckhurst Hill的住所,与David和John住在。

  John Illsley很快意识到Mark Knopfler不但是一位天才的、绝伦的吉他手,还是位很有天赋的词曲作者。1977年的夏天,3个音乐人排练演奏了Mark的歌曲。但是好像缺了什么 ——鼓手。Mark回忆起与Brewer's Droop的合作,说他认识一位鼓手,对于他们的音乐来说是个理想的人选。 早在1973年时,Pick Withers的演奏就给Mark留下深刻印象。于是Pick被邀请到Farrer House公寓,四个人一起演奏,乐队名字还叫The Café Racers。

  John Illsley回忆说:“与Pick Withers一起演奏简直太棒了… … 我从没和这么好的人演奏过。”后来,Pick Withers的一个朋友建议乐队用一个新名字—Dire Straits。大幕就这样拉开了。乐队的第一次演奏地点是在Farrer House公寓后面的空地上,电源是从John房间的插座一直接到场地。

  接下来是艰苦紧张的排练和演出。John的汽车后面空间刚够装下乐队的器材设备,他们挣的钱也刚够租放大器的开销和喝啤酒。1977年7月27日, Dire Straits录了一盘5首歌的样带,对于现在来说是非常有名了——《Wild West End》、《Sultans of Swing》、《Down To The Waterline》、《Sacred Loving》 和《 Water of Love》。大概是在10月,他们为BBC伦敦电 台
录了《Southbound Again》、 《In The Gallery》 和《 Six Blade Knife》。最后在11月9日,样带中又录了《Setting Me Up》、《Eastbound Train》 和 《Real Girl》。

  许多歌曲都反映了Mark Knopfler在纽卡斯尔、利兹和伦敦的经历,后来被收入了1978 年Dire Straits的首张专辑中。《Down To The Waterline》是对纽卡斯尔生活的印象,《In The Gallery》是向利兹的雕刻艺术家Harry Phillips的致敬,他正是Steve Philips的父亲。《Lions》、《Wild West End》 和 《Eastbound Train》则都取材自Mark在伦敦的早期生活。

  BBC伦敦电 台
的DJ Charlie Gillett拿到样带并在电 台
播放,这吸引了唱片公司的经营者和乐队签约,他们是John Stainze 和 Ed Bicknell。据说Phonogram唱片公司的John Stainze第一次在广播中听到Dire Straits时正在淋浴。几个星期后,他帮助乐队签约Phonogram公司下的Vertigo品牌,Mark也和Rondo Music签下发行合同。1977年底,当时在NEMS公司的Ed Bicknell接到John Stainze的电话,要求他为Dire Straits组织演出。12月,Ed 被邀请到Phonogram公司听了Charlie Gillett手中的样带。之后他被带到伦敦北部的Dingwalls俱乐部与乐队见面。这一天是1977年12月13日,当他走进俱乐部的时候,乐队正在演奏《Down To The Waterline》。Ed回忆说:“我首先注意到我没有必要站在最后面,因为他们的演奏非常安静。我刚和The Ramones乐队谈完,他们可是震耳欲聋… …,第二我注意到Mark弹的是一把红色Stratocaster吉他,这让我马上想起Hank Marvin,他是我60年代的偶像。”在听过两三首歌之后,Ed决定管理经营这支乐队。当时他正在为Talking Heads组织巡演,于是Dire Straits作为暖场嘉宾被列入名单。那时Dire Straits得到的报酬是每晚50英镑,这是他们在Dingwalls俱乐部收入的10倍。再接下来的事,就像常说的,被载入史册了。

  我曾经问过Ed Bicknell以前的助理Liz Whatley,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认为Dire Straits会非常出名?她回答,那是在她第一次听到《Romeo and Juliet》时。到了80年代中期,Dire Straits已经发布了历史上最畅销的专辑之一——《Brothers in Arms》,并被打上“世界最佳乐队”的标签。其实那时乐队无论是录音还是巡演,人员已经发生了几次变动了。David离开了,吉他手Hal Lindes和键盘手 Alan Clark 加入。然后又来了键盘手Tommy Mandel 和萨克斯手Mel Collins。Pick走后由Terry Williams代替。在录《Brothers In Arms》 专辑时键盘手Guy Fletcher加入乐队。在随后的世界巡演中,又有吉他手Jack Sonni和萨克斯手Chris White加盟。 到91、92年《On Every Street》巡演时,80年代的成员中还剩下Mark、John、Alan、Guy 和 Chris,在舞台上合作的乐手有Phil Palmer(吉他),Paul Franklin(踏板钢弦吉他)以及 Danny Cummings 和Chris Whitten(打击乐)。另外出现在Dire Straits录音中的乐手还有:Roy Bittan(键盘)和Joop De Korte(鼓)。

  《Brothers in Arms》巡演历经12个月,234场演出,观众达250万人。在巡演结束后的几个星期,Mark为Tina Turner的唱片担当制作人。此时的他感到有一种寻根溯源的需要。Mark的早期伙伴Steve Phillips在1973年Mark离开利兹后与Brendan Croker组织了乐队。1986年Steve在伦敦时Mark对他说想回利兹参加他们的演出。终于,1986年5月31日在利兹Hunslet的The Grove Pub,三人一起进行了表演。第二年,Mark提出要为Steve的下一张唱片担任制作,但Steve认为新专辑也应有Brendan参加。 他们还请来Guy Fletcher作技术支持,这逐渐发展成为The Notting Hillbillies乐队。

  Ed Bicknell本身就是个熟练的鼓手,一次在Notting Hill酒吧里,身边的Mark Knopfler对他说:“好吧Ed,我们组建了支乐队,你就来当鼓手。” Paul Franklin继续演奏他擅长的踏板钢弦吉他。1990年,为宣传他们的多白金专辑《Missing......Presumed having A Good Time》,The Notting Hillbillies乐队在英国进行了大量演出。同年,Mark与他崇拜的大师Chet Atkins合作出版了唱片《Neck and Neck》。

  1988年,Mark Knopfler重组Dire Straits来参加为纳尔逊·曼德拉70岁生日举办的音乐会。乐队吉他手Jack Sonni刚刚成为双胞胎女儿的父亲,不能成行。Eric Clapton便成为替补。1990年6月,在为Nordoff Robbins 慈善会募捐的演出中,Mark、John、Alan 和Guy 与Eric Clapton、Elton John、Ray Cooper、Phil Palmer一起出现在 Knebworth 的舞台上。随后,《On Every Street》专辑出版了。艰苦的、令人筋疲力尽的世界巡演吸引了超过400万的观众。这结束之后, Mark感到他需要休息一段时间。

  1996年, Mark发表了专辑《Golden Heart》,开始了个人演唱生涯。这张专辑使他的音乐发展又向前迈了一步。“只是向前……”,他说:“只是想做得更好。”此外,他还为许多电影进行了配乐。前三部是1983年的《Local Hero》和84年的《Cal》 及《Comfort and Joy》。1987年他为《The Princess Bride》配乐,两年后是《Last Exit To Brooklyn》。已发行的电影配乐还有1998年的《Metroland》 和 《Wag The Dog》。Mark第二张个人专辑《Sailing To Philadelphia》也已于2000年9月出版。另外还有一张电影配乐《A Shot At Glory》也会在近期发行。 时至今日,Mark Knopfler和Dire Straits已售出几百万张单曲和一亿零五百万张专辑。

  多年来,Mark Knopfler与很多艺术家进行了一次或多次合作,如Bob Dylan、Van Morrison、Randy Newman、Buddy Guy、Tina Turner、Phil Lynott、Willy DeVille、Eric Clapton、Waylon Jennings、Chet Atkins、Phil Everly、Vince Gill、Paul Franklin、Kate and Anna McGarrigle、Paul Brady、The Chieftains、Ben. E. King、Mary Chapin-Carpenter、Joan Armatrading、Scott Walker、Jeff Healey、The Judds、Jimmy Nail、Bryan Ferry、Aztec Camera、Steely Dan、Sting、Sonny Landreth、James Taylor、Emmylou Harris、Gillian Welch 和 David Rawlings。

  Mark Knopfler为大大小小的慈善机构花费了许多时间。Dire Straits 先后三次为查尔斯王储的基金会演出,并在王储和戴安娜王妃面前表演。他们还在1985年的募捐音乐会和1988年曼德拉生日音乐会上露面。1995年 Mark参与制作了上榜单曲Knockin' On Heaven's Door。1997年9月,由George Martin爵士主持的为Montserrat岛募捐的音乐会在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举行,Mark是参与演出者之一。The Notting Hillbillies也参加了许多慈善募捐音乐会。 Mark已收到无数的表彰与赞扬,其中最应得的是1993年5月他获得的纽卡斯尔大学授予的荣誉音乐学位。

  Mark Knopfler是位歌唱家,对他来说,歌曲就是他的一切。据说他从不理解为什么他的歌那么受大众欢迎。有这个疑问的不只是他,Mojo杂志对1998年 11月出版的精选集《Sultans of Swing》评论道:“巨大的销量证明了Mark Knopfler的创作能力和吉他技艺,但Dire Straits的成功程度仍有些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不过那低沉的嗓音和流畅的吉他的确有亲和力。”有些人争论说是Mark的音乐有让人即刻上瘾的能力。也许更好的解释来自Robert Sandall为《Sultans of Swing》精选集写的唱片序言。

  Sandall写道:“当朋克音乐之火在身边燃烧时,他们却毫不掩饰对自己喜爱的音乐风格的热衷,而当时的社会文化代表刚刚宣布要与这种风格决裂… …,他们将在这个无政府状态的、被媒体操纵的和反音乐的勇敢新世界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 除了表演技艺精湛外,Dire Straits对那个年代时髦言论的全然漠视也拯救了自己,使他们没有像同时代的朋克先锋们那样迅速殒灭。当那些乐队生存和消亡在名声的光环和糟糕的唱片销量之中时,他们则悄悄地占领了世界… …,最重要的,Dire Straits是极好的情感交流者… …,他们的音乐朴素真实,打动人心——这主要源自于Mark Knopfler粗哑的嗓音和他那经过精美修饰的Fender吉他声——二者交织成曲,新鲜而且永恒。另外,他们的音乐表达惊人的准确。”

  Mark Knopfler还有另一面,非常不为人知的一面。80年代他被一些人称为“安静的摇滚乐手”。他天性害羞,当歌迷们告之他的歌如何影响他们、如何改变他们的生活时,他感到很窘。Mark结过三次婚,第二次婚姻给他带来了双胞胎儿子Benji和Joseph(1987年出生)。最近的第三次婚姻是和 Kitty Aldridge,Kitty在1998年为他生了女儿Isabella。Mark在职业巅峰上历经20多年后,现在是一位注重家庭生活的男人了。 
评论需要登录,请先 注册 或者 登录 链接微信帐号链接QQ帐号链接微博帐号 ,然后刷新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