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ce / 出神舞曲

  Trance舞曲是90年代早期从德国高科技舞曲和硬核音乐中分离出来的,它强调简洁的合成器乐句在全曲中的不断反复,只有很少的一些节奏上的变化和偶尔的合成器的干扰可以将这些反复区分开来 --- 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有效地将听众带入一种接近宗教本源的“出神”状态。尽管在90年代中期的时候人们对出神舞曲的兴趣大大减退,但是到90年代后期的时候,它再次受到了欢迎,甚至取代浩室舞曲(house)成为全球范围内最热门的舞曲音乐。受到酸性浩室舞曲和底特律高科技舞曲的启发,伴随着出神舞曲一起产生的还有比利时根特的厂牌 R&S Records和德国法兰克福的厂牌 Harthouse/Eye Q Records。其中 R&S 公司通过它早期发行的一些单曲定义了这种音乐,如 Joey Beltram 的《Energy Flash》、 CJ Bolland 的《The Ravesignal》、以及其它一些 Robert Leiner、Sun Electric和 Aphex Twin 的唱片。而由 Sven Vath 和 Heinz Roth & Matthias Hoffman 于1992年创立的 Harthouse 公司,则对出神舞曲这种音乐造成了最不可忽视的影响,它发行的最主要的唱片包括 Hardfloor 最简练的史诗作品 "Hardtrance Acperience"、 Vath 自己的唱片《LEsperanza》、以及 Arpeggiators、Spicelab 和 Barbarella 的一些唱片。虽然这种音乐形式并没有能够在更广阔的音乐世界里造成影响,但一些像 Bolland、Leiner这样的艺人和其它许多音乐人一起,促成了这种音乐由开始到最终完善的转变。虽然在它刚刚出现的那一段漫长的新生时期,出神舞曲曾经消失过,而被另一种破拍舞曲所取代(breakbeat dance,包括神游舞曲“trip-hop”与丛林爵士舞曲“jungle”),但这种风格对英国舞曲的影响最终在90年代末期的时候达到了顶峰。德国传统的声音也在此影响下有了一些改变,于是"progressive" trance (前卫出神舞曲)一词应运而生,它被用来描述从浩室音乐流畅的结尾以及从欧洲舞曲那里受到的影响。到了1998年,大部分国内最知名的DJ们 --- Paul Oakenfold, Pete Tong, Tony De Vit, Danny Rampling, Sasha, Judge Jules --- 都在英国的超级俱乐部里做出神舞曲。甚至连美国,在它最优秀的DJ(包括 Christopher Lawrence 和 Kimball Collins)的倡导下,也最终被卷入到这种风格当中。

很抱歉!应版权方要求,本站不提供未授权的音乐收听服务